当前位置:首页 > 聚焦 > 人物 > 正文

王斌:让人“膜”拜的技术大咖

河北工人报 2019-05-11 22:35

王斌和同事观察膜片切刀,交流生产工艺

王斌和质检人员一起检查膜片,确定垫伤位置

王斌使用手电观察钢带,察看膜片生产情况

王斌与他设计的室外片边缠绕装置“斌式缠绕”

王斌穿着防护服走出流延机箱体

工匠速写

38岁的王斌已经是乐凯集团的一名“老”员工了。工作18年间,只有中专文化底子的他见证了乐凯集团从彩色胶卷到光学薄膜的飞跃。

2000年参加工作后,他参与了乐凯集团涂布六号机建设,直至稳定生产;2006年,乐凯集团实施转型战略,为打破外企垄断投资建设国内首条LCD用光学TAC膜生产线,他被抽调进入生产线建设项目组,全程参与生产线建设;试车及投产期间,参与并解决了入夹不畅、拉伸机出口褶皱、产品横纹、纵纹弊病等多项技术难题。

2015年,王斌独立发明了“灯影法”查找垫伤,优化了垫伤处理方法,大幅提升处理效率。如今,“灯影法”垫伤查找方法已经被编入部门岗位操作法,并在事业部范围内推广,累计创造经济效益300多万元。

不仅如此,他还培养了大量优秀的技术骨干。王斌所带的员工中,先后有11人晋升为班长,4人晋升为工段长,8人获得高级工职业资格,3人获得片基流延技师职业资格,3人获得“乐凯集团技术能手”,1人获得“乐凯集团技能大奖”。

1、危难时刻方显英雄本色

“王斌脑子活,有什么问题找他处理,又快又好绝不含糊。”乐凯集团片基事业部生产二部主任张晋峰说。而坐在一旁的王斌只是用手搔了搔头,露出腼腆的笑容。

在张晋峰的印象中,好几次生产中出现了“危机”情况,都是王斌在第一时间解决的。时间久了,工友们也就达成了“有难题找王斌”的共识。

有一次,工人发现生产的膜片上反复出现印痕。“当时确实很棘手,如果停产就没法找出问题出在哪里,可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把故障排查,会导致该批次的膜片成为废片,造成浪费。”王斌说,当拿到出现印痕的膜片样本时,他也一时摸不到头脑。

印痕只出现在准备收卷的膜片上,仿佛是个油印,多久出现一次也没有规律可言。怎么办?“这个油印是一个小坑,旁边还有很多小点,像是一滴水从高处落了下来,造成了膜片的变形。”王斌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去查找故障,而是一边研究样品膜片,一边分析哪些位置滴落物质能造成弊病的形态。经过反复研究,王斌判断是在后流延机顶板发生故障导致原材料析出,滴落在下方的膜片上。按照他的推测,工人停车维修,故障很快被解决了。而此时,距离油印出现还不到72小时。

18年在一线的磨砺,使得王斌举手投足间沁发出一股从容不迫、自信果决的气场。

今年8月份的一天上午,王斌按照惯例在外围仪表室进行巡检。突然,整个车间一片漆黑。“难道停电了?”在王斌的印象里,以前生产线也曾出现过晃电现象,也就是断电后瞬间恢复供电,但TAC膜生产线自建线以来只发生过3次停电,情况不容小觑。

在确定晃电保护装置已开始运行后,王斌和当班工段长撤出了生产区域。而此刻,他才得知,由于供电部门紧急限电,造成集团厂区内大面积停电,这就意味着此次停电,动力气源也受到了影响。“生产膜片的原料中含有二氯甲烷,这是一种易挥发的溶剂。”王斌解释说,平时二氯甲烷蒸汽密封在箱体内,正常停产时要按照严格的程序进行,而此刻因为停电,生产线高浓度溶剂气体区域气密装置失效、气动阀门失效,设备内高浓度溶剂气体很快会扩散到生产线内,因为没有动力气源,空调气动阀门打不开,不能进行有效通风,员工所处工作环境中存在安全隐患。而流延嘴大窗气动开启装置失效,流延机箱体门气动锁无法开启,无法进行剥离、拆除等操作,进口设备存在损坏隐患。虽经过公司与供电部门进行紧急沟通,供电部门同意使用临时用电暂时恢复供电,但不允许大功率设备运转。

紧急时刻,王斌立即组织工作人员撤离生产线,然后穿戴好防护装置,在两名同事远距离分段监护下,三次进入生产区域对重要设备进行检查。凭借以往的工作经验,王斌大胆提出解决方案:空调阀门问题,可以通过开启空调箱体门,人为制造短路,使用其他空调接力的方式进行通风,降低工作环境安全隐患;可以使用千斤顶代替流延嘴大窗气动开启装置,让流延嘴大窗脱开卡榫,使其进入滑动轨道后便可开启;流延机箱体门气动锁可以在锁体连接座位置,对锁体进行整体拆除,然后采取措施保护进口设备。

  很快,生产线异常处理完毕,全员安全撤离,设备完好无损,全部隐患得到解除。

2、勤学苦练成就技术大咖

提起王斌,认识他的人都对他赞许有加。这个只有中专文化底子,曾在部队负责地雷爆破的工程兵,居然在不到20年的工作时间里,成为了企业的技术大咖。

TAC生产线刚刚建线的时候,集团专门从奥地利购买了钢带和流延嘴,同时还从厂家请来工程师进行安装。这条没有一丝划痕、比镜子还亮的钢带价值逾千万,而奥地利工程师的安装费要日薪600欧元,价钱高得令人咋舌。可即便如此,一条钢带也只能使用八年。

“钢带在使用中难免会造成划痕,可总不能每次都把奥地利人请来做保养吧。”王斌说,因为这是当时国内的第一条LCD用光学级TAC膜生产线,没有前路可循,必须自己摸索着干。

抛光时用多大力度、从什么角度入手……那时经常能看到王斌拿着棉花团在自己手上模仿着抛光的手法练习。有一定把握了,他又开始在钢带背面练,很快,王斌就成了为数不多能抛光钢带的人。此后,王斌和工友们又开始尝试着自己调配抛光料,哪种料要多放一点、机体的温度会对抛光造成什么样的效果……王斌都一点点去尝试,再一点点做调整。如今,这条钢带已经用了12年,而且还在正常使用着,光洁如新。“他这个人就是这样,爱琢磨,人闲着脑子也停不下来。”提起王斌,片基事业部技术组组长石明章就这一句话。

TAC膜是液晶显示器生产过程中的重要材料,主要用于保护LCD偏光板。“根据客户需要,膜片的厚度从80微米到200微米不等,跟A4纸厚度差不多。”王斌告诉记者,膜片在生产过程中要附着在倒轴上运转,如果倒轴上面有杂质或异物,膜片就会被硌出印痕形成垫伤。这条生产线上有18个箱体,每个箱体里有将近20根倒轴,一旦出现垫伤,查找起来是非常麻烦的。况且,箱体内部比轿车车厢大不了多少,不但一上一下地贯穿着近20根倒轴,内部温度还高达120摄氏度,工人很难钻进去取样。

当时,生产任务紧,可是垫伤却频繁出现,给公司造成了很大的经济损失。王斌自告奋勇,要解决垫伤问题。夸下海口之后,却一时没了头绪。

有一天晚上,连续加了几个班的王斌在家里陪孩子玩手影游戏,当手电筒的光照在一旁的茶几上时,王斌突然发现,放在茶几上的不锈钢水杯的影子被拉大了。

倒轴也是无比光亮的,如果手电筒的光照在上面,杂质的影子是不是也会被放大呢?王斌觉得自己似乎快要解决这个问题了。

第二天,王斌有些迫不及待地跑进车间去验证自己的想法。果然如他所想,因为倒轴是圆的,而膜片和倒轴都反光,当手电的灯光照射到倒轴上时,倒轴仿佛就成了一面凹面镜,这样,附着在倒轴上的细小的杂质就会被放大,工人不用再钻进箱体里面就能够发现造成垫伤的杂质,查找垫伤就变得容易多了。

如今,“灯影法”垫伤查找方法已经被编入部门岗位操作法。而自从工人们都使用这种方法后,生产线垫伤废片量由2013年的116975平方米下降到15642平方米,影响全年总成品率由2.9%降至0.27%,降幅达90.7%,累计创造经济效益300多万元。之后王斌又以“灯影法”为基础进行改进,申请国家专利“一种在线监测薄膜瑕疵的装置”并取得授权,可广泛用于膜制造领域。

3、倾囊相授浇开满园春色

认识王斌的人都知道他“不讲情面”。工具使用完毕后没有摆放在指定位置,扣分;卫生检查时,当次检查的区域稍有不合格,扣分……甚至有关系不错的班组长找他说情也无济于事。然而,在刚刚步入工作岗位时,他却完全不是这个样子。

那时,王斌刚刚从部队复员,没有了部队的纪律束缚,王斌有些“放飞自我”。

有一天,王斌白天和朋友聚会唱歌,玩得太累了,晚上上夜班的时候有些体力不支。那时,在涂层岗位的他原本应该密切注意物料的使用情况,及时补料。可是,他却不小心打了个盹,导致出现了空槽现象,近200米胶片脱涂。

工作出现了纰漏,被扣工资是免不了的,更是给一向要强的王斌敲响了警钟。从那以后,他一改往日玩世不恭的态度,愈发勤奋起来。不但考取了大专学历,更是在技术上磨练自己,日益成为TAC膜生产线上的技术大咖。

去年,TAC膜生产中出现流延嘴结皮,对膜片质量影响很大,领导把这个问题交给王斌处理。

在TAC膜的生产过程中,液料要通过长1.5米、宽1.2毫米的流延嘴流到下方的钢带上,慢慢凝固后成为膜片,流延嘴结皮有点类似于我们平时用的按压式的洗发水,在多次使用后压嘴旁有干涸的液体。液料干涸后挂在流延嘴的两边,会造成新流出的液料平铺在钢带上时两边不平整,呈锯齿状,这样会导致膜片出现小毛边,脱落的毛边极易吸附在倒轴上造成膜片垫伤,收卷的时候还容易产生褶皱,甚至发生断片。

王斌撸起袖子连续加班近两个月,逐项排查导致结皮产生的因素,从风速、温度,到配件安装的高度和角度,最后发现,结皮居然是因为腔体密封部件的安装方式不精细造成。后来,王斌规范了安装标准,从去年6月至今,流延嘴再没有出现过结皮,而这套标准也已经成为流延的操作指南。

如今,技术日益娴熟的王斌也带起了徒弟,为了给集团培养更多人才,王斌将一身所长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徒弟。

“师傅教我们有自己的一套方法。”王斌的徒弟、如今已经成为片基事业部生产二部二工段长的王锐对王斌满是敬重和钦佩之情。

“片基事业部的实习员工都知道,取片样的时候要切一个弧形,可是弧形要有多大,从什么角度来切却都不知道。”王锐说,片样取不好,不但无法确定弊病位置,还有可能造成膜片断裂。王斌就利用废片教学,等徒弟亲自上手时他也会在旁边指点着。

在TAC膜生产线上的12年间,王斌培养了大量优秀的技术骨干,他所带的员工中,先后有11人晋升为班长,4人晋升为值班段长,8人获得高级工职业资格, 3人获得片基流延技师职业资格,1人获得“航天科技集团青年岗位能手”,3人获得“乐凯集团技术能手”,1人获得“乐凯集团技能大奖”,为片基事业部的迅速成长与稳定生产奠定了扎实的人员基础。

“乐凯”的前身是新中国的“第一胶片厂”。如今,在TAC膜领域乐凯依然是“中国第一”,作为国内唯一一家大规模的光学TAC膜供应商。在王斌等人的努力下,乐凯集团自主生产研发的光学TAC膜正日益走出国门,走向世界。

标签